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当你交易不顺的时候拿起来读一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有两本书大家一定要读读,一本是《股票作手回忆录》,一本就是索罗斯先生的《金融炼金术》。

保罗·琼斯说:“《金融炼金术》是自《股票作手回忆录》之后又一部具有永恒价值的投资指南”,你可以从中了解当代最成功的投资家是如何进行投资决策的。

当你像每一位投资人一样,陷入不可避免的连续亏损时,你应该拿起《金融炼金术》,再度拜访索罗斯先生,研究他如何处理不利的走势,对于投资人如何突破偶尔遭遇连续亏损的困境,它具备绝佳的教导功能。

本书以日记形式记录着那些不平常的日日夜夜。同时,我们还能看到,索罗斯不单是一位投资领域的顶尖高手,同时也是一位思想者。他用他的行动践行着他的思想。

经典中的经典,学习索罗斯,学习他的投资哲学,学习反身性理论,请捧起这本书慢慢细读理解。

精华摘录:

1、人类认知具有本质的不完备性,人们只能在一个不断批判的过程中接近真理,在这个过程中的一切判断都只是暂时有效的并且都是证伪的对象。

2、金融市场上的成功秘诀在于具备能够预见到普遍预期心理的超凡能力,至于对现实世界的精确预言则并非必须。但是,还应该注意到,即令在分析金融市场的未来趋势时,我的方法也极少给出确定的预测结论,它的作用只限于在过程的展开中提供进行理解的框架…….可以这样理解,市场自身也在设计着各式各样的假定并将它们付诸实际过程的考验。那些通过了考验的假说得到进一步的加强,而那些不合格的则淘汰出局。我的方法同市场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市场致力于反复实验以寻求出路。大多数参与者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我是有意为之,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比市场做得更好的原因。

3、我不否认市场时常显示出神奇的预示或预期功能,但这可以解释为参与者的偏向对事件过程的影响,例如,人们普遍相信股票市场预期了萧条,实际上应该说它促成了预期中的萧条成为现实。这样,我就用另外两个主张取代了“市场永远正确的迷信”:1、市场总是表现出某种偏向;2、市场能够影响它预期的事件。这两个主张结合起来解释了为什么市场似乎经常能够正确地预期未来事件。

4、任何一种人类行为都是有缺陷的。如果坚持因为有缺陷而抛弃每一种选择,我们将一无所有。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尽人力之所及,否则就只好拥抱死亡。

5、科学原理依事实而定,金融市场中决策的评价取决于参与者们的歪曲的见解。金融市场拒绝了科学的方法,却包容了炼金术。

6、理解变化的过程比掌握静态的均衡要困难的多。

7、参与者的不完备理解本身就是一个难以定义的概念,而更大的困难则是如何应用。

8、如果不是将所有的结论看作是暂时的和可改善的,自然科学就不可能达到今天的发展水平,也不可能再取得进步。

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

9、股票价格取决于基本趋势和主流偏向,这两者反过来受股票价格的影响。

10、我把金融市场当成我认识世界,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

11、因果链并不是直接从事实导向事实,而是从事实导向认知,再从认知到事实。

12、反身性并非无时无刻存在着,可是一旦出现,市场价格变化趋势会遵循不同的模式。他们也扮演不同的角色,它们不仅反应所谓的基本面,它们本身也会成为基本面之一而塑造价格的演化,这种递归关系使得价格的演化变得不确定,从而与所谓的均衡价格毫不相干。

13、市场参与者的最高境界在于适可而止,然而有时的确力不从心。在市场竞争中,就算有些银行已经意识到在国际贷款勃兴的背后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他们也还是别无选择:要么随波逐流,要么退出竞争。当一种趋势发展起来的时候,参与者们的处境往往不允许他们采取抵制行动,即令他们知道这样下去将会酿成灾难。这是所有繁荣/萧条序列过程的共同点。

14、股票价格取决于两个因素:基本趋势和主流偏向,这两者又反过来受股票价格的影响。股票价格和这两个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不存在常数关系:在一个函数中的自变量到了另一个函数中就成了因变量。常数关系不存在,均衡的趋势也无从谈起。市场事件的序列只能解释为历史性的变化过程,其中没有一个变量——股票价格、基本趋势、主流偏向——可以保持不变。

15、当人们得知量子基金集团取得纽蒙特矿场的大部分股权之后,黄金价格随之飙涨,虽然我未就黄金表达任何看法,各种看法却加诸于我,我曾经尝试澄清误会,但毫无用处。虽然我不曾追求巨匠的地位,但是当一切强加于我,我便不能漠视它了,事实上,我欣然接受,因为这可以使我在政治议题上有更重的发言份量。

16、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市场的期待将会得到满足。我必须当心,不要让我对牛市的信心影响到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判断力。我近来在市场上陷入过深,以至于很难保持客观观察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的能力。

17、反身性的过程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来加以预言。历时实验只不过是寻求替代方挂的种审慎的尝试。为了更清楚地表明这一点,我甚至特意将后者命名为炼金术。科学的方法试图按其本来形态来理解事物,炼金术则指望能够获得所期望的目标状态,换一种说法,科学的基本目标是真理一一而炼金术,则是操作上的成功。

18、强劲增长的经济倾向于增加资产价值和增加未来收入流量,两者都是评估信用时所依靠的指标。在信贷扩张反身性过程的早期阶段,所涉及的信用金额相对不大,对抵押品估价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一过程在最初阶段显得很稳健的缘故。

可是,随着负债总额的累积,信贷总额的权重日增并开始对抵押品价值产生了增值的效应。这个过程一再持续,直到总信贷的增加无法继续刺激经济的那一点为止。此时,抵押价值已经变得过度依赖于新增贷款的刺激作用,而由于新贷款未能加速增长,抵押品价值就开始下降。抵押价值的侵蚀对经济活动产生了抑制的作用,反过来又加强了对抵押品价值的侵蚀。到了那个阶段,抵押品已经用至极限了,轻微的下跌就可能引起清偿贷款的要求,这又进一步加剧了经济的衰退。

19、作用与反作用。自身对另外一个有影响,另外一个也会反作用为自身。主流偏向先是自我强化,趋势继续,但是之后缺陷暴露,主流偏向反转,最后继续自我强化。

20、新的贷款净额有助于加强债务人的偿债能力,但随着待偿还债务的精加,新贷款中用于偿债的比例日益升高,要想保持刺激的效果,贷款规模将不得不以指数形式增长,最终,贷款增长的步伐将被迫放慢,这对抵押品的价值产生了极为消极的影响。如果抵押品已经完全用尽了,那么其价值的下跌将突然加剧贷款的清算要求,从而呈现出典型的繁荣/萧条的序列节律。

索罗斯的金融炼金术

21、思维发挥了双重功能,一方面,参与者试图理解他们所参与的情境;另一方面,他们的见解又作为决策的基础影响着事件的进程。这两个功能互相干扰,其中任何一个都无法获得单独作用时的效果,假如事件的过程独立于参与者的决策,参与者的见解就能够相当于自然科学家的见解,假如参与者的决策能够拥有哪怕是权宜之计的知识基础,则行为的结果也可能会更加符合他们的意图,然而事实上无法改变的,参与者所依据的是不完备的理解,而事件过程则刻上了这种不完备性的印记。

22、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本身,而是基于对条件的解释。

23、人们永远也无法肯定,究竟是预期与后来的事件相一致,还是后来的事件顺应了预期,在此自然科学所强调的思想与事件之间的分离荡然无存了。

24、事实上,不是目前的预期与将来的事件相符合,而是未来的事件由现在的预期所塑造。

25、我相信,参与者的偏向是理解有思维参与者介入的所有历史过程的关键,就像遗传和变异是生物进化的关键一样。

26、首先,在自我加强趋势的发展过程中,投机交易的权重趋于增长;第二,主流偏向是一种赶潮流的倾向。(自我加强的)趋势持续得越久,偏向也就越强;第三,趋势一旦建立起来,就会自我保持、自我发展,直到转折点出现。

27、自我加强的过程持续越久,它本身就月脆弱,最终还是要自我逆转,启动一轮反向的自我加强的过程,这是一个完整的周期。其显著特征是不仅汇率而且利率,通货膨胀率以及经济活动的水平都发生了大幅度的波动。

28、经验告诉我,购入长期债券的最佳时机是在收益曲线调头(短期利率高于长期利率)的时侯。

29、 我所构造的预测及猜度只能时断时续的发挥作用,很多时候分析无从下手,只有一片呱噪声,但是一旦成功构造了一个确有价值的猜测,那么回报将是极为丰厚的,正如实验第一阶段表明的。即令你的感觉被证明是漏洞百出的,但至少还可以有一个辨别是非的标准,即市场表现。

30、如果参与者迷惑于市场的一贯正确性,那么他所接受的反馈必然是误导的。实际上,对市场能力的盲目信任将导致市场更加地不稳定,因为一旦参与者意识到市场总是存在着偏差,修正的周期往往会缩短。而人们越信任市场,市场偏偏越是不能发挥效力。————在最终意识到市场处处占领先机,灾难性预言无法实现之后,我得出结论:现在是预言自我扼杀的时代。

31、我的出发点是,任何一种人类行为都是有缺陷的。如果坚持因为有缺陷而抛弃每一种选择,我们将一无所有。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尽人力之所及,否则就只好拥抱死亡。————在各种名义下追求完美和不朽的徒劳努力,都无异于放弃生活选择死亡。逻辑的结论是,生活的意义包含了思想上的以及在实践思想时的各种缺憾,生活本身就是荒谬的沃土。

32、市场也好,选举也好,都不是客观的标准,它们只能反映流行的偏见。但是,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里,这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33、 市场参与者的最高境界在于适可而止,然而有时的确力不从心。————从中应该吸取的教训就是必须对金融市场进行有力的监督。只有某种形式的干预,具有法律效力的条令或者来自中央银行和缓的暗示,才有可能阻止繁荣/萧条序列过程的失控。

34、有一个尝试性的概括:当一个长期趋势渐成强弩之末时,将会出现短期的反复震荡,这种现象毫不奇怪,追赶潮流者如今辩不清方向了。这个概括是试探性的,因为它的经验证据尚不充分。

35、投机交易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因为它反映了参与者的偏向。投机资本为寻求最大的总回报而不断流动,总回报有三个构成要素:利率差价、汇率差价和当地货币的资本升值。考虑到第三个要素的具体情况千差万别,我们可以提出下面这个一般规律:投机资本为上升的利率和上升的汇率所吸引。

36、投机活动具有日渐增强的不稳定性,这并不是因为投机资本流动最后必然逆转,而是因为逆转之前有很长的一段发展期。假如它们很快就不得不反转,那么投机资本交易将为市场提供深受欢迎的缓冲,调正过程也将因此而免于特别痛苦的局面。事实上,正是因为趋势难以逆转,参与者才会陷入对趋势的依赖,以至于最终逆转的调整显得格外残酷。

37、  我不相信股票价格是潜在价值的被动反映,更不相信这种反映倾向于符合潜在的价值。我坚决主张市场的估值总是失真的,不仅如此——这是对均衡理论的决定性背离——这种失真具有左右潜在价值的力量。

我就用另外两个主张取代了“市场永远正确的迷信”:

市场总能显示出某种偏向;

市场能够影响它预期的事件。​​​​​​​​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