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是极简思维,想的越复杂越不能得门而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很多人学习价值投资,潜意识中就在给自己设置障碍:比如明天大盘是涨还是跌?美股未来会不会崩盘?崩盘了对我的投资有多大影响?我要不要逃?持有的公司谣传老总和小姨子很暧昧,会不会影响股价等等。

这是没有理解价值投资的人必犯的毛病,就是你们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总想解决高难度的事情,所以永远永远不能得门而入。

价值投资恰恰相反,永远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一个问题很难,那就不理他。

A.

比如,市场每天波动,涨涨跌跌。普通人一定会这样想:“明天是涨还是跌?到底怎么回事?哪些因素会让明天涨?”这就是线性的想问题。接下来进一步会想:“我该如何通过努力把这件事搞清楚?”

是不是这样?你们都是这样的吧?

这样想的人会怎样?接下来一定会想:“我不会,那一定有人会!”对不对?

结果就是进论坛、进群、拜师……一顿折腾

毫无疑问的一定会学各种技术分析、各种形态、各种云里雾里的玄学理论,比如:缠论。然后,你就被缠住了,幸运的能出来,但绝大多数永远出不来。因为多数人都被“打哪儿指哪儿”的马后炮理论弄得高潮了,都在幻想哪天自己也一定能练成“指哪儿打哪儿”的马前炮。

而你在这样幻想的过程中,不仅被股市割了韭菜,还养肥了民间股神和大师~~

错在哪里?你的出发点就错了!你一开始就把问题想复杂了!

而价值投资绝不这样考虑问题。价值投资者会说:“啊,市场来回蹦蹦跳跳的、神神叨叨的,他一定是精神病,咱不理他!”

价值投资哲学的核心就是:市场是假的!市场是错的!他是精神病,我搭理市场先生干嘛?!

因此,价值投资者绝对不会因为市场暴跌,就对自己持有的公司看法变了,也绝不会因为市场暴涨,就对某公司爱的不行。

归根结底,价值投资者永远不会用市场的波动来判断公司好坏。

B.

比如,某位朋友好不容易抄底买入了心仪的股票,本来这是大好事,但之后却整日愁眉不展。因为,今天谣言说美股可能要暴跌,明天专家说A股将持续熊市一万年,后天股吧又说公司老板和小姨子跑了。这位朋友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整天在想,是不是该平仓?尤其是稍微有了点盈利,就更怕盈利归零。

这位朋友患得患失,根本原因在于没有理解价值投资的极简思维。

如果有这样一家公司,买入时每股收益1元,市盈率10倍;十年后,每股收益10元,市盈率15倍。假设不分红、不拆股。你赚几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板上钉钉的15倍!

这和持股期间美股暴跌、A股被专家认定将熊市一万年、该公司股价总是暴涨暴跌,老板和小姨子跑了,这些破玩意儿和垃圾谣言会影响收益的最终结果吗?

不会!

因为十年后,只要每股收益10元,市盈率15倍。百分之百的、板上钉钉的赚15倍。

所以,价值投资者从来不考虑这些烂事儿。

只有没有理解透价值投资的人才操心这些烂事儿。

C.

又如,有些钻研估值分析的朋友天天在那鼓捣什么每股收益、什么自由现金流,什么股利贴现模型,又什么DCF,在这儿算那算那。非要精确的算出公司的估值。

各种模型得出的结果不一致还特绝望,一实践投资,就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原本算出来低估的股票,买入后居然持续暴跌~~于是,又一顿爆算~~

这样的人其根本原因在于:思维深处还不能与价值投资的极简思维对接。

连巴菲特都不算的东西,你在那算个什么劲儿呢?!

知道价值投资怎么处理这么复杂的问题吗?

只有极简的四个字:安全边际。

D.

有些做投资的朋友特别喜欢专研那些非常复杂的行业、非常复杂的公司(尤其是投资大师们都在回避的行业和公司)

大有一种“你!与众不同,你喜欢超越,你有梦想,你有力量,你从不把成就作为终点。记住,你的名字叫做:成功!”

然后收集资料,持续跟踪,还经常去上市公司拜访、调研,仿佛一跃成为了行业领袖和教父。整日神神叨叨,或陷入沉思,或春心荡漾,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结果十分笃定的股票却买一只暴跌一只。

这样的人其根本原因仍然是:我能搞定别人搞不定的。思维深处不能与价值投资的极简思维对接。

知道价值投资怎么处理这样的问题吗?

字更少了,只有三个字:能力圈。

就是告诉这类人:你丫别装X,不懂,别投!

正如查理芒格所说:“我们能成功,不是因为我们善于解决难题,而是因为我们善于远离难题。我们只是找简单的事做。”

因此,价值投资者恰恰是秉承极简思维的人,那些想的越复杂的人,越不能得门而入。

爱因斯坦说过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这种话吗?复利幻觉:定投十年十倍纯粹是做梦

现在市面上随便一本讲理财的书,一定会跟你普及“复利”的概念。 说什么爱因斯坦说过:“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