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没有成功学 股市防忽悠指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今天看到一张履历自吹图,把我给乐坏了,简直就是在收智商税。这位老兄号称自己就读于哈佛,加入过海豹突击队,前往叙利亚执行任务成功解救三千名人质。

股市没有成功学 股市防忽悠指南

这些都不算啥,后面的胡扯更加离谱:获得诺贝尔金榜提名,2008年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以1票之差落选。诺贝尔奖哪来的金榜,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必须是出生在美国的土著,禁止外来移民参选,而且2008年的候选人里根本没有这货

股市江湖的骗子,卖课程或者卖软件的,套路基本上都没有变过,如果遇上这种套路的,肯定就是骗子了:

第一步——给自己带上成功光环,基本上思路就是先说自己在类似海外华尔街某些牛逼机构待过,会把那段经历描述得栩栩如生,然后就学到了什么大招,从此顿悟了,当然这个经历一般是不可验证的;

第二步——说明自己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一般会说有多少学员跟着自己操作,有多少学员都成功实现了盈利,并且盈利水平是有吸引力的;

第三步——开始讲自己的炒股绝招,一般会找几只股价走势非常漂亮的图形,进行炒股图解,单边上涨的股票,打开后视镜看股价走势图进行点评,每个点位都可以精准预测,再加上一通指数指标解释,简直神奇,炒股如此简单;

第四步——再进一步理论上拔高自己,一般会把市面上其他炒股方式都埋汰一遍,比如基本面分析,会说看财报、做研究都是浪费时间,怎么比得过大机构,顺便可能也会埋汰下普通的K线技术分析,然后说自己是有套神奇的独创指标,操作性非常高,根据这个指标来炒股非常简单;

第五步——强化成功套路,一般会打开自己的炒股软件进行案例教学,当然案例肯定也是找几个股价走势符合教学套路的图,按照自己的指标跑一遍,在过程中反复强化可以简单上手快速赚钱;

第六步——让你掏钱!套路一般是,炒股这么简单,让你少走弯路,买炒股软件和炒股课程的钱,做几笔操作就赚回来了。

这就是股市成功学的基本套路,和陈安之的成功学没有太大区别,虽然看着很low,但是总能忽悠一批又一批人,尤其是在牛市的时候,很多股民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又急于入市,股市成功学贩卖者往往会利用新股民想快速致富的预期,把软件或者课程贩卖给新股民,但是股市没有成功学,当你就这他们贩卖的炒股软件操作以后,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亏钱的。

炒股赚钱,确实不易,如果抱着成功学快速致富的心态进入到股市,你会快速体会到自己是怎么在股市上亏损的

“股市防忽悠指南”,希望大家在投资路上,能够少走一些弯路。

忽悠套路一:包装一堆牛X闪闪的履历

这类人通常非常善于自我包装,名片上印一堆牛X闪闪的履历,最好有华尔街背景。我有一个比较极端的看法,通常名片上印三个以上不同头衔的人,八成是大忽悠。

股市没有成功学 股市防忽悠指南

在投资领域,这类人有时会傍一个投资大佬,在公开场合反复宣称自己是巴老、格老、林奇、索罗斯等人的门徒,如果有和这些大佬的合影最佳。

这类人通常的头衔是董事长、合伙人、投资总监,但公司很有可能只有他一个,其本人也有可能只是一个临近毕业的实习生。

忽悠套路二:说炒股赚钱很容易,动辄一年赚X倍

这类人通常会在各种投资社区晒收益、晒交割单,给人一种股市就是提款机,“一年X倍”不是梦的印象。搞的股市和wei商一样,会所嫩模、喜提豪车似乎成了家常便饭。事实是,股市赚钱哪有那么容易。

“一年X倍”也许可以在某一年靠运气实现,但是拉长时间看,没有人可以持续实现如此离谱的高收益。有人统计过,1965-2014年这50年间,巴菲特的年复合收益率是21.97%。股神尚且如此,何况我等凡夫俗子。

凡是宣称自己年复合收益率超过巴菲特的人,十之八九是大忽悠。剩下的一二成,也要结合其长期、公开的业绩一起观察。

忽悠套路三:利用各种“国学”指导炒股

这类人比较装神弄鬼,他们通常会拿易经、老子、佛经等传统经典指导炒股。什么阴阳转换、物极必反、反者道之动,与涨涨跌跌的K线似乎有某种神秘的暗合。

《易经》《老子》作为哲学或玄学,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思考,但是它们和投资完全没有关系。物极必反作为一种哲学观念似乎没有问题,但是如何来论证股价的走势?

什么才算极,何时才会反?这些都属于择时和对于短线走势的判断,本质上都是一种算命,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言。投资应该是一门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学问,它不是巫术和玄学,巫婆、神汉的参与无助于收益的提高。

忽悠套路四:兜售各种打板、跟庄、炒股秘籍

这类人热衷于在投资社区里兜售各种打板、跟庄、炒股秘籍,给人一种炒股可以特许加盟、成功可以简单复制的印象。其实,打板、跟庄,类似于抛硬币或赌博,赚钱与否完全靠运气,盈亏的概率各占50%,扣除频繁交易产生的手续费,以亏损收场是大概率事件。

在A股这样不成熟的市场,长期以来巫婆神汉盛行。那些宣称自己拥有某种稳赚不赔秘籍或系统的人,十之八九是大忽悠。即便是被吹得神乎其神的徐翔,他的炒股秘籍其实也写在刑法里。